【北美大新闻】章莹颖失踪485天后,她家人还在等她回家,眼泪快流干了

从2017年6月9日失联

章莹颖失踪已经超过485天了

她家人还好吗?


“我以前烟抽的很少的,现在基本一天两三包。

晚上有时候睡不着觉了,或者现在过什么节,一想起莹颖,我就会到四楼上,在那个房间呆坐或在门口抽烟。


(图片来自梨视频截图 | 下同)


485天,章莹颖失踪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她的父亲面对镜头说出这句话时,仍不免让人心痛。

485天前,中国赴美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

485天后,涉嫌绑架章莹颖的嫌疑人已经落网,但案件一波三折,至今还未有结果。

485天的时间,对于章莹颖的父母来说,漫长而又难熬。

在最新曝光的采访中,记者去到了章莹颖的家里。可以看出来,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章莹颖的母亲没有工作,全家的吃穿用度都要靠父亲章荣高。


女儿失踪至今,章荣高已经开始相信美国FBI的调查结果,相信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已经遇害:“我总觉得真的是我没有吧自己的女儿保护好,我是赞成她去美国的,这些怪都要怪在我头上”。


章莹颖失踪至今,身为父亲他一直在自责,为了培养孩子念书,有时候钱不够了他还要向其他人借,“女儿在我还有希望,你说现在让我怎么支撑得下去?”

悲痛之下,以前很少抽烟的章荣高,现在每天至少要抽两三包烟,他已经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面对镜头,他坦诚表示:身上有病,我现在连药都不吃,身体的东西我不会考虑。


这些东西都是假的,怎么看,她现在怎么看得到我……”面对记者说莹颖不想看到爸爸这样的规劝,章荣高说道。


或许,心如死灰就是这样吧,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人间蒸发,身为父亲不知道她失踪之后遭遇了什么,不知她现在是生是死。485天的煎熬,从希望到失望再低落谷底,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经历着怎样的压力。

与章荣高不同的是,章莹颖的母亲叶丽凤至今仍相信女儿还活着。

我的女儿肯定还存在的,我没有放弃。

那天我碰到一个人,他说你的女儿肯定还在的,我心里真的很舒服,好像心里终于放开了,放松了”,她发自内心的感谢那个说莹颖还存在的人,正如她坚信的那样。


只要坏人还没有说出来她在哪,那就还有女儿还活着的希望。

“如果嫌犯开口说出来,是一个不好的结果呢?”面对记者的发问,叶丽凤几近抢答:“他不会把我女儿弄没的,不会的,不会的。我都是在讲不会的,不可能的。”

身为母亲,她还是相信,自己那么善良的孩子不会就这么平白无故消失在世界上,她一定还在,每一句“不会的,她不会的”,都像是在自己给自己打气。


但只有章荣高知道,妻子的“乐观”也许只是因为还没有看到所有的调查信息,“那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她还不是很清楚,所以还抱着一点希望,如果她真的看到所有的调查信息,她怎么振作得起来。


面对以后的生活,章荣高心里很清楚:“我心中有数的,以后的日子没办法过的。”

485天,章莹颖的家人就是这样一个个日夜熬过来的。

支撑着他们的,不仅是想要看到嫌犯付出代价的那天,更是想要等来一个交代——章莹颖到底在哪儿?

2017616日,FBI找到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希望获得她的暗中协助——佩戴窃听装置,以获取案件相关信息。


这位女士给FBI提供了两段录音,也是FBI掌握的关键证据——


第一段录音,嫌犯克里斯滕森承认绑架了并且杀害了章莹颖。在录音中,他提到了自己如何把她带回公寓、如何强行将她留下,以及章莹颖是如何极力反抗的。


第二段录音,显示629日晚,嫌犯带女友出现章莹颖的音乐祷告会,他向女友指出人群中的哪些人是自己的理想猎物,试图寻找下一位受害者,也就是其他的绑架目标。


这两段录音是FBI指控克里斯滕森的关键。


(嫌犯克里斯滕森出现在章莹颖祷告会)


201773日上午10点,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案开始审理。


28岁的嫌疑犯勃兰特·克里斯滕森首次出席联邦法庭,这也是他被捕以来首次出现在大众面前。


这次将对嫌疑犯进行首次聆讯,需要的确认的问题是——被告人是否认罪。


审问共持续了约9分钟,在这段时间里,他面色苍白、表现镇静。警察询问他把章莹颖藏在哪里时,他保持沉默,并要求找律师。当法官问他是否承认绑架章莹颖,他当场否认!


(图片源自网络)


这是章莹颖案件的第一次审理,法庭外聚集了数百位关心章莹颖的同学、民众、以及寻求正义的华人们,他们举着等莹颖回来请还给我们一个安全的校园等标语,希望司法机关能够给罪犯处罚,希望法官拒绝他的保释请求。


(图片源自凤凰网)


庆幸的是,法官驳回了他的保释要求,并继续将他关押监狱。


2017712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正式起诉涉嫌绑架中国留学生章莹颖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


2017720日下午3点,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案正式开庭。


(图片源于搜狐)


在这次庭审中,克里斯滕森做了约415秒的简短发言。当法官询问他是否服用药物时,克里斯滕森回答自己正在服用一种叫氯硝西泮(klonopin)的抗抑郁药,但这种药物没有影响自己的判断能力。


嫌犯的这句话,让所有人心头一紧!尽管FBI已经掌握了关键的录音证据,但是克里斯滕森以抑郁症做挡箭牌,并宣称自己无作案意图来做无罪辩护。


(图片源于凤凰网)


由于没有找到章莹颖的尸体,虽然警方认为章莹颖已经遇害,但是美国遵守疑罪从无原则——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形下,除非被证明有罪,否则被告将被认定为无罪。


根据美国法律,下一阶段将进入认罪协商,如嫌犯认罪,将免除审判程序,被告将会接受程度相对较低的刑法。但是如果双方无法达成认罪协商,即嫌犯拒绝认罪,审判将进入最后一个程序。


如果最终嫌犯被证实有罪,那么嫌犯很可能面临终身监禁甚至死刑。


(图片源于:世界之声)


20171011日下午,章莹颖绑架案嫌犯克里斯滕森参与第二次庭审,在20多分钟的审判中,克里斯滕森否认所有指控。


1024日,嫌犯克里斯滕森向法院递交了一份协议,要求推迟审判日期这份要求并法官驳回,并宣布此案将于2018227日如期开庭。



但是,最终的庭审却再一次被延期了。


美国联邦法官科林·布鲁斯宣布,将涉嫌绑架中国留学生章莹颖并致其死亡的犯罪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审判日期推迟到20194月。


嫌疑犯克里斯滕森的律师认为此案过于复杂,以庭审准备时间不足为由,请求章莹颖案庭审推迟。检方同样表示希望将庭审时间延迟。


最终,章莹颖案将于20194月份开庭审理。


目前,嫌犯的辩护律师正以“检方获取证据不合法”的立场为嫌犯谋求生机,在最新的采访视频中,为章莹颖家人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王志东表示:

“实际上,辩方和检方在做非常激烈的斗争。特别是对于定罪阶段的动议,主要是围绕证据展开的。如果这些证据不能够在审判的时候使用的话,对检方会非常不利。

也就是说,检方一定要有更充分更详尽的说理,有其他的法条和案例支持,才能够驳倒辩方已经提出的这些要求。

同时,律师也表示,在美国联邦法庭审判的案子当中,一个以死刑案审理的司法程序,从案件发生到审理,在两年之内属于中等偏短的时间。

但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推迟,对章莹颖的家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伤害——

他们怀抱着一丝女儿还在的希望,但现实却一次又一次让他们失望。

我们不知道嫌犯到底什么时候会开口,我们只希望:

这一次,请正义不要再缺席了。


ref:

https://m.weibo.cn/status/4292460056214534?wm=3333_2001&sourcetype=weixin&featurecode=newtitle&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video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 北美留学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