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励志!她丧夫丧子得癌症,都挡不住她拿下诺贝尔奖!

本文授权转载自:英国报姐

ID: baojieuk


今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美国学者阿诺德(Frances H. Arnold),她因首次实现酶定向进化而获此殊荣,同时也是诺贝尔化学奖历史上第五位获得此荣誉的女性。



(图源:Twitter)


她的一生充满了传奇,同时也是一名酷到起飞的硬核科学家


阿诺德的父亲是一名核物理学家,2004年的时候,还被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任命为美国核废料技术审查委员会成员。而她的爷爷,曾经做过美国的中将



阿诺德的爷爷William Howard Arnold

(图源:Wikipedia)


阿诺德出生于匹兹堡的郊外,虽然父亲是科学家爷爷是将军,可是并没有熏陶到她,年少时期的阿诺德,根本看不出科学家的影子,完全就是一个叛逆少年


她曾说:“当时我在高中(或者刚刚毕业)时,我正为匹兹堡的一家出租车公司开出租呢!”


她甚至还曾经在一家爵士乐的俱乐部里面当过鸡尾酒服务员!



(图源:KCBX)


直到1974年高中毕业,她还收到了厚厚一沓的逃课通告。



阿诺德的高中学校

(图源:Wikipedia)


当时美国国内反对越战情绪高涨,她只身一人,从匹兹堡搭车去首都华盛顿,和别人一起参加反越战游行。



反越战游行(图源:Glogster)


参加抗议和学习两不耽搁,之后她考入了普林斯顿大学,学习机械和航空航天工程,据说是当时班里唯一的女生(理工科么,貌似可以理解)


在大学的时候,顺路学了经济学、俄语,为了撩意大利的博士后还顺路学习了意大利语,甚至还gap了一年去意大利建造核电站零件。(老爸的老本行啊简直是)



(图源:dartmouth)


一直1979年大学毕业之前,她的生活轨道和化学都没有交集。也许她会传承老爸的衣钵,专心致志搞核物理去。


但是里根总统的新能源政策(导致80年代生物燃料的发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她选择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化学工程,并在1985年获得博士学位。毕业之后,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理工学院进行博士后的研究。



(图源:MCB Blog)

 

作为那个时代绝少数女性Phd(Berkeley chemical engineering,1985),在实验室里她并没有受到太多男性的尊重,她被描述成为一个“狂妄”、“咄咄逼人”的人,可是这些事情并没有影响到她。

 

她甚至因此而更加倍的努力,她进行过数千次“便宜而快速”的实验,她曾说:


“好吧,如果一个实验不起作用,大不了我就进行一百万次实验,我不在乎999999次的实验有没有作用,我只想找到一百万次里面成功的那一次。”



(图源:caltech)


1999年之后,阿诺德又开始关注新的领域——可再生能源。随后她甚至成立了一家公司:阿诺德集团



(图源:caltech)


除了做研究开公司,她还担任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KAUST)总统顾问委员会委员,还担任伊丽莎白女王工程奖的评委,甚至为好莱坞的编剧担任科学顾问


在诺贝尔奖之前,阿诺德已经获奖无数,甚至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经亲自为她颁发过,国家顶尖科学家和创新工作者的奖牌。



(图源:rappler)





如果之前她的酷是因为她职业生涯的硬核的话,那么接下来要说她的酷,就是她对待苦难生活的态度


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她的第一任丈夫James Edward Bailey,被称为生物化学工程的先驱。然而2001年的时候,她的丈夫在癌症的折磨中去世。



James Edward Bailey

(图源:AIChE)


走出人生阴影的她,在加州理工学院碰到了又一个爱她的人,Andrew E. Lange,他被加州理工学院的院长称为“一位真正伟大的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


然而,2005年的时候,阿诺德被查出来患有乳腺癌,她接受了为期18个月的治疗,虽然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可是她在癌症当中存活了下来。


可是,刚刚战胜病魔的她,却收到了另一个噩耗,他的丈夫Andrew E. Lange自杀离世



Andrew E. Lange

(图源:Los Angeles Times)


除了婚姻之外,阿诺德有三个儿子,她的大儿子在伊拉克过世了。


她的小儿子william在车祸当中丧生,她参加了今年伯克利大学化学系的毕业典礼,在典礼当中,她讲述了这个故事,声音几度哽咽,她说:


“他本来也会跟你们一样,在这周毕业。我和他的哥哥每天都很难过,尤其当我想到,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很出色的人的时候。”


“不过看到你们的脸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因为看到你们一个个的脸庞,仿佛让我看到了他。我在你们的脸上看到了他的梦想,我看到了他和你们一样的热情、热爱,当然,我也能看到你们的焦虑。”



(图源:YouTube)


当我们感叹她的一生如何硬核如何杰出的时候,我们似乎永远无法理解她失去丈夫,失去孩子的痛苦。


诺贝尔奖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但是这个光芒也无法抚平她内心的伤痕,她是一个科学家,同时她也是一个母亲。


也许当她看到眼前一个个孩子们,准备在未来打拼出一片天地的时候,有那么一个恍惚,她能在这些学子身上看到自己孩子的身影。



(图源:Arnold Group)


她必须承载着这份坎坷,不断向前,把这份痛苦寄托在为全人类进步做贡献当中去。


正如她在典礼的最后所说的:


“未来是未知的,有的时候可能会令人失望,但是未来是用你自己的双手构建的,你们就不要害怕。“


“是时候用你所掌握的技能来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了。”


“你有责任去用你的学识去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而不单单是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因为在这个小小的,美丽的星球上面,我们为彼此分享,为了我们下一代去着想。”



(图源:YouTube)


“所以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些你可以做的特别好的事情,我希望你们能构建美好,我希望你们能创造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即使这个事情非常微小,因为你可以看到你的进步,而且这些事情会给你带来快乐。”


“最后不要忘记,成功的人源自于努力工作,成功的人生源于努力,希望你们可以持续学习。终有一天,你们会爬上山顶,欣赏山顶的风景,希望你们旅途顺利。”



(图源:YouTube)


source:

http://www.post-gazette.com/news/science/2018/10/03/Nobel-Prize-chemistry-scientists-frances-arnold-pittsburgh-evolution/stories/201810030120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11/jul/03/business/la-fi-himi-arnold-20110703

https://www.californiagoldenblogs.com/2018/10/3/17933958/cal-uc-berkeley-phd-alum-frances-h-arnold-wins-2018-nobel-prize-chemistry-directed-evolution-enzym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ances_Arnold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 北美留学生日报